書名:《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》
作者:佐藤友哉
出版社:尖端
出版日期:2008年4月3日
 
 
去年七月接受《鏡姐妹的飛行教室》之震撼教育後,逆轉書目繞了一圈,又回到佐藤友哉的著作。 翻閱《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》前,還帶著閱讀上部著作淺薄的印象,反正不就是血啊屍塊啊崩壞的世界。
 


還記得讀這本書是母親節當天,剛陪家人吃過應景大餐,回到家時間尚早,午後陽光灑入屋內帶來一室明亮… 我愉快地開始翻書,然後覺得滿肚的美味料理逐漸變質,外面的好天氣都是騙人,我在床上痛苦地翻滾著,拒絕佐藤友哉帶給我的無邊黑暗。
 
老實說,要不是因為必須繳交心得,個人其實不太願意回顧這本書。 是的,我是如此怯懦不敢面對殘酷至極現實的成人。
 
 
〈大洪水中的小房子〉 剛開始奮力尋找妹妹的描述,誤以為是孩子們間的封閉,不讓成人闖入。 「只要有我,我就滿足了。 除此以外,什麼也不需要」(p.31)  結果“一切”就只有自己。 「妹妹」與「文男」和其他物品一樣,都是寫在「」內的名詞,與自身無關。
 
 
〈屍體與…〉 完全沒有分段,一口氣讀完像是聽酒醉的人醉話喃喃,沒辦法打斷。 雖然有壓爛的腦袋與破裂的眼球,或許內容超現實,我沒有任何不悅感,反因荒謬的氛圍嘴角上揚。
 
 
〈慾望〉 老師=成人希望藉由語言找出學生屠殺的原因,沒有理由,成人便無法將一切合理化,對於未知的不能理解的,反而更加懼怕。 標題取慾望二字,但故事裡的孩子們根本沒有目的和要求,只不過心血來潮,「就是漠然地這麼做了。」(p.73) 老師和學生思考如同平行線,彼此無法了解,亦無法改變。
 
 
〈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〉 本篇部份描寫讓我想到綾辻行人的殺人鬼系列,沒想到逃離了殺人鬼,卻在這遇上牛男。 不過,真正可怕的不是殺人魔牛男,而是人性的毒素- 雖然維持表面上的安穩,卻仍私心渴望擁有破壞的力量;雖然期求自身平安,但卻渴望聽到他人不幸。 承受太多毒素的孩子們最後無法消化,乾脆破壞一切,讓世界重新來過。 然而,新生的世界,難道就沒有毒素殘存嗎?
 
 
〈感謝妳的誕生〉 因為產生愛,所以傷害。 不如坦率以對。
 
 
〈娃娃人〉 變成娃娃逃避或許是解決方法之一,被迫害到盡頭終會反擊。 本篇出現「活動家」這個角色,光名稱就很諷刺,我不住地聯想到只會出張嘴的政客。 這個故事讓我很不舒服,故不多談。
 
 
讀到中途,腦海閃過另一位作家:乙一,他的作品亦涉及痛苦絕望人性漠然的一面,不過乙一的黑暗終究帶有一絲絲溫暖;佐藤則是全面崩潰,不只將黑暗面完整呈現,還要把讀者狠狠拖到絕望的核心,最好一輩子都脫逃不出。
 
這是本閱畢後渾身疼痛的作品,我不會排斥佐藤的文字與寫法,但,下次再拿起他的小說可能要一段時日以後。
 

 
 
* 雖然鎮長提醒過,可是讀完還是好震撼~~~
 

 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