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《玉蘭》
作者:桐野夏生
出版社:麥田
出版日期:2008130
 
 
厭倦東京生活的有子拋棄一切來到上海,原以為到了所謂的『新世界』能展開新人生,孰知依舊遇上種種不順,在日本感受到的無能為力,加上來到上海因為孤獨讓心靈更加空虛,終至走向外人認定是墮落的生存之道。除了有子和行生此主線外,作者還交錯加入浪子與質的故事,雖然是存在於不同時代的角色們,卻因為「靈魂時空穿梭」奇異地產生連繫。


 
 
不論是男女關係或是人心描寫,《玉蘭》都給我綿綿不盡的絕望無力感。有子所處的H大學日本留學生圈子,活脫是個吃人不吐骨的世界盡頭。窗外是非母語的異世界;窗內數名日本男女學子錯綜複雜的關係,構置成另一個修羅場。身處語言不通的上海,同樣以日文為母語的異地遊子自然聚集成群,但就因為人數少圈子小,言語攻訐/八卦(這是多數人對少數或是單一個體常用的打擊與控制手段)的密度就更濃厚。只要是在校園內,只要是有日本留學生出現在視線範圍內,有子多少都能感受到聚集而來的私語或探索眼神,尤其在有子和萱島發生關係後,她更如身陷大團體設置的層層重網動彈不得。我讀著有子一開始試著抵抗(冷淡不加入社交圈),後受到團體壓力的些許妥協,最後順流而下到達她決定的「新世界」彼方,雖說是現實如此,不禁感到殘酷又沉重。
 
 
在《玉蘭》中,性佔有很重要的地位,作者也在書尾提到男女以性為武器對戰。萱島以性來控制進而征服佳美與有子;浪子藉此迷惑質並擄獲安定歸宿;有子利用身體武器取得生活所需……即便是虛幻一瞬,短暫的肉體歡愉似乎比所謂的【愛】更能掌控人心。幾場性愛場面除了點出角色對慾望需求程度不同,更帶給我「這不僅是世界盡頭,根本是世界末日」的淒絕沉淪感。
 
 
浪子因為生活不安自廣州暗渡上海;質曾想躲避浪子而遠離廣州;行生對有子愛意的不確定故轉投登美子的懷抱;有子從這個「世界盡頭(東京/愛情戰爭失敗)」逃到另一個「世界盡頭(以靈肉維生)」……所有人都想從眼前的困境逃離,但過去的包袱還在,不論是到了什麼樣的「新世界」,仍因抹不去心中陰影而引來腐壞的開端。作者安排質隱姓埋名重新生活,但毒殺浪子的回憶纏繞不去,這樣渡過餘生是否幸福??
 
 
人,都會選擇逃避,因為這是最簡單的路子,只要看不到聽不見就天真以為本案終結。如同《玉蘭》各角,我們都在不斷地逃離挫敗的現實,渾然不知那真正的腐壞來源就在自己身上,於是,拖著漸漸腐爛的軀體,繼續逃避。
 
 
 
而在你來我往的言語刺探,和滿足肉體所有渴望外,我們之間還剩下些什麼??
 
 
 
感謝麥田出版社及戴先生提供試讀機會。
 
創作者介紹

Carol卡蘿的床頭櫃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