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《長恨歌》

作者:王安憶

出版社:麥田

出版日期:2005年8月14日

 

“上海的弄堂如果能說話,說出來的就一定是流言。”(p.22)

 

 

先說別的,好久沒看一整頁齊頭不分段的小說,眼花撩亂之餘,還常常不小心讀錯行,排版清爽大方的版面較得我心,至少不會看到鬥雞眼。


 

閱讀《長恨歌》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這樣的故事好像在哪也聽說過,是文字風格,抑或是老上海一貫的氛圍引領我有此認知? 我不確定。 還是會寫這類小說的作家,說故事的方法其實大同小異… 十分肯定沒讀過王安憶的作品,但老覺得看到熟稔的影子。


 

《長恨歌》先從景(上海)後寫到人(王琦瑤),讀者跟著王安憶的文字,穿過曲折迷宮似的上海弄堂,鼻頭充斥著段落營造出的氣味,身旁鏘啷鏘啷三輪車經過,然後來到王琦瑤面前,她的一生便從這小小弄堂展開。


 

我個人還蠻喜歡大時代的故事,不管是誰寫的,戰亂下的平凡兒女情總是引起我的興趣。 作者運用文字努力建構幾十年前的老上海,期盼將讀者如我拉入過往回憶中。 讀著那大片大片的描寫,的確有鉅細靡遺的感覺,只不過好像用力太過,豐沛到滿溢的形容詞有點吸收不良,我後來忍不住跳過幾段描述,直接選讀主要情節(要不得的行為不要學)。


 

有些情節讀的當下無法理解,譬如王琦瑤與李主任的韻事,段落中提到因為她已經見過世面- 即成為「上海小姐」- 一般人不會接納,所以她也只能走這條路… 那麼當初答應參選就是為了識得達官貴人,晉身榮華富貴,但怎麼讀起來好像是不得不與李主任來往,瀰漫著淡淡無奈。 又例如王琦瑤想出的脫身之計,雖襯托出康明遜的懦弱沒擔當,卻讓我有「我不信沒有更好方法」的念頭,似是為了定要讓王琦瑤產子的情節發生,感覺有點勉強。


 

作者描寫人與人間的微妙互動,相當細膩,譬如女主角與吳佩珍、蔣麗莉三人間的心情糾葛,有些描述很令我認同,人際關係就是有這麼多麻煩考量,想要簡單以對,卻又不得不如此複雜。


 

因為講的是五、六零年代的故事,與現在相較,難免因時空造成觀念上的隔閡,閱讀《長恨歌》裡的上海如同隔層紗,好像看得很清楚,最終卻僅是抓到個輪廓。
 


 

 

 

 


 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