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京狂想曲.jpg 
 

片名:《東京狂想曲》 TOKYO

導演:米歇爾高迪、李歐卡霍、奉俊昊

演員:加瀨亮、妻夫木聰、Denis Lavant、香川照之、蒼井優、竹中直人

 

 

《東京狂想曲》由三名外籍導演所拍的不同短片組成,從電影中能夠感受到外國人眼中的東京是何模樣,拍攝風格迥然不同,明明是三部短片,卻跟看三場電影一樣的耗盡精神。

 

 

以下為個人自行解讀的劇情與感想(多少有雷),可能與導演原本想表達的意見相左,隨意看:

 


 

〈室內設計〉

 

希望能成為導演男友的背後支柱,她在東京街頭四處奔波,希望能做些什麼,但生計難以維持,好友對她的怨懟,男友眼中似乎只有藝術種種不順讓她開始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。 某日,累積過多的心理壓力超過她的負荷,於是她變成一張椅子,音樂家經過將她/它拾回,她發現,當音樂家坐在她身上彈奏樂器時,自己終於找到自身有用之處。


 

女子逐漸變化成椅子的場景,有種超現實的感覺,人頭還在,其下連接卻是椅背,行走雙腳亦是喀喀作響的木椅腳。

 


東京寂寥街景(人多還是讓人感到寂寞),我似乎也跟著相信窄巷間居住著扁扁的幽靈,確實存在,但又無人發現。

 



 

〈天下為屎〉

 

「地下道怪客」聲稱受神指引,將他放在世上最討厭的人種中(日本),他隨意製造混亂,最後還在大街上丟擲許多手榴彈,造成無辜者傷亡眾多。 東京當局將他緝捕到案,並宣判死刑,但在確認他死亡後,還吊在半空的人突然失蹤,下一次「地下道怪客」將再度出現在美國,並繼續攻擊大眾。

 


隨意地用種族為由打擊他人,這樣的種族歧視者到處可見,而即便被吊死卻還能在別處復活,代表這樣的想法不會因為被扼殺而中止。
人類,果真無法彼此和平共存。

 


片中某段場景,「地下道怪客」被捕後,有人上街頭要求立刻吊死他,但同時也有人聲援,還為他製作週邊商品如
T-shirt和公仔,甚至成立教派模仿他的穿著與特殊語言。 聽起來好像這票人都有病,不過,回頭看看每日新聞,就會發現多少人盲目崇拜某個根本不值一提的人物。 對於「英雄」的界定,似乎越來越模糊。


 




東京狂想曲2.jpg  

 

〈搖擺東京〉

 

繭居家中十一年的男子,靠著電話與宅配過活,某日不經意和披薩外送女子四目相望,便再也忘不了她。 聽說她辭職並決定繭居不出門時,男子為了和她再見面,鼓起勇氣踏出家門。 但往女子家的一路上,他發現街上空蕩蕩,所有人都躲在家裡,他決定無論如何,一定要讓女子脫離繭居族世界


 

不想再走入社會,連太陽也不想再曬到,當人厭倦生活到一定程度,與他人接觸度便會降到最低。 這似乎是都市高度成長帶出的副產物,沒有足夠空間讓人好好呼吸,乾脆決定躲在家裡- 自我堡壘,外頭是風是雨不重要,反正我在裡頭自在就好。

 


兩人初次相遇,以及最後收尾都剛好有地震出現,我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聯想到『吊橋論』:男女間產生戀曲並非因為真的有愛,而是將搖晃吊橋引發的心跳加快,誤以為是感情引起。
所以這不斷搖擺晃動的東京街頭,間接觸發二人間的好感。

 


但,全片最令人驚豔其實是男子的收納功力,繭居十一年的衛生紙筒,披薩盒,小說雜誌
以近乎完美的方式在家中四處堆砌,這是樂高藝術的極致呈現。

 

 



三名導演選擇表現的主題相異,不過看完之後,在我來說,皆傳達某種程度上的疏離與寂寞感。

 



 

大都市,明明到處是人潮,卻又讓人覺得空洞。

 



 

 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