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園.jpg  

 

書名:《樂園》

作者:宮部美幸

出版社:獨步

出版日期:200919

 

 

「收放在資料夾裡的紙張,文字的行距顯得特別寬,就好像為內容貧乏感到抱歉,至少要裝個樣子撐一下場面。 空中瀰漫著疑似行距過寬的沉默。」(p.305

 

 

 

這套書很早就看完,猶記得闔上書時的感覺: 有一貫的宮部美幸風格,文筆及情節依舊引人入勝,我卻不知為何沒有讀作者其他小說的那般深刻感受。 是內容設定不對我味,還是當下閱讀情況不佳?

 

 

 

最近因為讀書會書目關係,我再翻了一遍《樂園》。 結果擠出來的感想如同最前面擷取的段落描述,寥落數行,很想弄個2倍行高間距來充場面… 帶著這樣的念頭撰寫心得實在有些尷尬。

 

 

 

東想西想,反而之前在網路書櫃留下的短評最為完整直接。

 

 

 

《模仿犯》事件發生過後已屆九年,除了最直接承受的滋子,於《樂園》中再度出場的人物,或多或少都受到些許衝擊。 有些事,即便不是直接受害者,仍舊在某些人心中留下深遠影響。 或許會因為時間沖淡感受,但若遇上開啟塵封回憶的『鑰匙』,那些黯黑的痛苦的憤恨的通通不受阻礙湧入腦海,終至淹沒。

 

 

 

於是『服喪過程』又重新開始,直到意念再度被壓制鎖入記憶深處。 只不過這樣的動作是否能完整剝落殘存的陰影仍是未知,作者總會為讀者留有一絲希望攀附(在最惡之後一定有極善的出現)。這是她的體貼,但我卻腹黑地認為《樂園》一正一負對仗得太剛好,現實生活並沒有五十五十的善惡比例。

 

 

 

從外到內的毀壞只是一個過程,持久的人心毀損才是可怕之處。 阿等是否為超能力者,在主體『家庭崩壞』下,似乎也變得不太重要了。

 

 

 

世上還有多少家庭有個“井崎茜,或網川浩一/Shige”

 

 

 

《樂園》殘酷、溫暖,有很多人性透徹。 它很好,是我不投入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Carol卡蘿的床頭櫃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