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榮之妻.jpg 

片名:《維榮之妻-櫻桃與蒲公英》ヴィヨンの妻 〜桜桃とタンポポ〜

導演:根岸吉太郎

原著:《ヴィヨンの妻》 BY 太宰治

演員:淺野忠信、松隆子、妻夫木聰、室井滋、堤真一、廣末涼子

 

 

 

就這麼剛好,金馬影展挑的四部片中,有兩部皆由淺野忠信擔任要角,個人並非他的粉絲,一切只能說巧合。 然,淺野透過二片呈現風格完全不同的演技,從《鈍獸》凸川的遲鈍單細胞,到《維榮之妻》作家大谷的躁鬱不安。 精彩,令人印象深刻… 雖然我老想抓著大谷肩膀用力搖晃,你就不能學學跟你長的超像的凸川那樣輕鬆過生活嗎?

 

 

 

看本片前已先從友人哪打了兩管預防針,加上想到原作者為太宰治,大抵猜測出電影劇情走向。 果不其然,《維榮之妻》的確表現非常多主角心理負面的東西,而且憂鬱煩悶到不行;事情其實有轉圜餘地,可大谷擺明就是要跟天下人過不去,比叛逆期還難搞好幾倍。

 

 

 

大概因為先做了心理準備,這部片觀賞過程情緒還蠻平和。 反正太宰治嘛,什麼都是憂鬱憂鬱憂鬱,主角想太多把自己逼到絕境也沒什麼好訝異,明知不應該,但思路偏偏仍愛鑽牛角尖之可憐人。 老實說,我覺得電影看到後來,個人反而很享受大谷自找死路的過程,旁觀他如何陷入惡性循環無法逃脫,真的,我笑出來了。

 

 

 

導演是很有想法的人,剛好觀看的場次有影後Q & A,聽他回答觀眾問題內容,察覺他真的在角色情緒發展上,甚至每個運鏡皆經過一番考量。 有些想法我還蠻認同的,譬如為什麼佐知碰到先生情婦挑釁,臉上竟沒有任何表情反應。 因為整個情緒醞釀過程必須追溯到,前一刻她剛探望被拘留的先生,面對老公不負責任態度,她選擇將怨氣與憤慨壓下,所以下一刻偶遇情婦,她的情感已經被壓下,自然無法馬上回應。 同時,佐知這個角色本來就壓抑到不行啊! 這樣的安排還蠻有道理。

 

 

 

《維榮之妻》整部片製作非常嚴謹,演員也都很有一套,更別說導演在營造全片氛圍所投入的大量心力,但,隨著劇情發展,我一直出現很糟糕的聯想,而且非常確定絕非作者或導演本意,卻又不吐不快。 為避免誤導正在讀這篇感想的網友,在此聲明:以下內容為本人自我妄想過度下之產物,與正片可能不符,隨意看---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覺得佐知根本就是被大谷改造出來的可怕人妻啊! 大谷的糟糕言行一步步把原本溫婉顧家的太太佐知逼到精神崩裂,為了家計,她拋頭露面到酒館打工,偶爾被灌酒,有時還得被客人摸手吃豆腐,面對這些,她竟然笑的出來,大谷也沒想過要她辭職。 接著明知岡田對佐知有好感,大谷硬把他拖回家過夜,這根本在測試岡田的底限,某種程度上,他其實有點想促成岡田與佐知的關係卻又沒辦法大方祝福,然後再度利用夫妻責任給予佐知精神壓力。 當然,更可能是他想看看老婆在面臨誘惑時,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,這人真是殘酷得緊。

 

 

 

如此夫妻關係,當老婆的不崩潰才怪。

 

 

 

雖然沒演出來,但我相信佐知和辻發生了什麼。 首先,她從建物走出來,鏡頭帶到她的頭髮似乎有點紊亂,另外則是她準備見他之前,先向風塵女買支極豔紅的唇膏,妝點容貌後才入內,感覺對接下來的事早有預感。 這樣一想,不覺得佐知行事非常有計劃? 不管辻原本有沒有吃掉她的打算,至少她這一邊已經做好誘惑的準備。 之後,一走出建物,她便將口紅棄於路旁,並且將唇妝搽拭乾乾淨淨,可以說事後掩埋證據做得相當完善(就說我聯想的超糟糕吧!)。

 

 

 

所以,最後的最後,佐知追上打算離開的大谷,兩人構成看似和平融洽的畫面,只讓我想到:佐知妳已經變得超強大,根本把大谷放在掌心玩弄啊! 接下來他要繼續尋死或是半死不活(聽起來好像都一樣),完全由佐知決定。 沒人知道定格畫面後的故事發展,我越妄想越覺得恐怖,柔美笑容底下埋藏著怎麼樣的性情扭曲……

 

 

 

大谷,你可能沒想到自己將佐知改造成多可怕的人吧! 請多保重!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Carol卡蘿的床頭櫃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