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《謹告犯人》
作者: 雫井脩介
出版社: 獨步
出版日期: 2007年4月16日
 
 
「謹告『惡魔俠』,希望你再寫信給我。我想進一步了解你,我等你的信。」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
翻完本書頓時想到的是:社會寫實警察推理劇場,加上一名死硬派刑警大叔。 應是作者營造情境太成功,每閱讀幾段章節,腦海即能輕易浮現角色交手的畫面,對於警察內部(現場卡位主控權)與媒體現狀(嗜血收視率狂魔)亦有深刻描述,在你攻我防、彼此試探的喊話心戰中,引領讀者進入<劇場型偵查>全民運動。
 
 
一般推理小說都會將犯罪原由鉅細糜遺列出,但本書對於犯人的動機著墨不多,卷島/讀者僅能從惡魔俠的一封封來信中去推測:他是誰?為什麼要殺人?下一步會怎麼做? 抽絲撥繭分析現有線索,慢慢將袋口束緊,讓兇手無所遁逃。
 
 
到最後還是不知道惡魔俠真正殺機(開放讓讀者去決定?),但書中另一角色津田針對行惡動機所提的<腦中荷爾蒙>理論,似是呼應這不明動機:因為荷爾蒙失控或是直接被荷爾蒙支配,才會讓人生的道路越來越窄,到最後無法選擇只好步入歧途。 都是因為內心的焦躁到極限變成一種掙扎與煎熬,這焦躁感令<老夫>及<惡魔俠>犯下錯誤,也造成卷島判斷失敗(讓綁匪溜走)及情緒失控(記者會發火),在櫻川健兒一案狠狠跌了一跤。
 
 
此<焦躁失控論>更可在其他角色上發現: 見不到成效便決定偽造惡魔俠來信的曾根;為討好佳人歡心不惜走漏機密消息的植草;深怕收視低迷不擇手段的未央子;以及最後綁走卷島孫子的櫻川夕起。 各人皆因為焦躁感,執行輕重不同的犯罪行為。 再度回到第一線,背負著舊案十字架蹣跚前進的卷島,照理應該很容易因為兇手情況不明而再度失控感上身 (深怕舊事重現),但他卻未因此做出不客觀的決定。 讀過<夜間新聞眼>幾個橋段,卷島對自己的回答運籌帷幄,還會故意丟出訊息引兇手上勾,不知是卷島真的事前沙盤演練多次,還是他根本就是<劇場型偵查神探>?!
 
 
在一次次<謹告惡魔俠>,試著去了解對方之際,卷島亦審閱自己內心。 當發現兇手是個無可救藥的膽小鬼時,他也終能面對心中的遺憾與痛苦,而那如同纏繞在自己身上的層層電線,或許在對櫻川麻美的道歉後能夠卸下。
 
 
 
內心對抗焦躁,外在面對爾虞我詐,本書通篇活脫脫是攻防心理戰,除了要防範外敵攻堅成功,更要小心別被靈魂深處的黑暗反噬。
 
 
 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