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《狼王夢》

作者:沈石溪

出版社:民生報

出版日期:1994921

 

 

雖然全書描寫以狼為主要角色,並間或穿插狼的習性做為區隔,《狼王夢》內容還是很容易聯想到人類社會,最明顯之處,莫過於母狼紫嵐養育子女的作法,如此地揠苗助長,將自己期望強加到孩子身上,不覺得十分眼熟嗎?

 

 

 

閱畢《狼王夢》,剛好同事丟來一篇報導,某對高學歷父母之女個性內向,不愛說話,與其他人的距離總是很遠,父母擔心女兒或許因為這樣的性情,未來可能會很吃虧。 當然,具備高學歷的他們難免會對女兒有很高的期待,也曾想過要幫她規劃,或是強迫她去做些什麼,但,「畢竟路是要自己走的」,最後決定一旁耐心等待,讓子女決定想走的路。

 

 

那篇報導是美好收場,女兒還是不愛說話,不過對於有興趣的話題,會主動說出自己的想法,雖然並不確定目前想要做什麼,至少她願意多方嘗試。 然後我想到《狼王夢》中野心勃勃的紫嵐,如果一開始牠不這麼處心積慮,硬要培養出『狼王』,結局會不會美滿些? 也許不能成王成后,當不了萬狼之上,好歹也有狼子狼孫陪伴在側,平凡簡單地過完餘生。

 

 

不過,再換個角度思考,我認為的美滿結局或許並非正確,說到底還是我/人類從慣常價值觀衍生出的想法。 狼,若心性不夠凶狠,怎夠膽掠奪攻擊獵物,在這嚴酷自然環境下生存?

 

 

以狼為視角,擬人化的口吻與思考模式,文字所傳達的東西其實還是給我很『人性』的感覺,闢如紫嵐拚命欲拔除雙毛的奴性,牠所採用的方法我有點眼熟,好像在哪見過,利用侮辱輕蔑激出雙毛的狠性,最後再讓牠一嚐權力的美妙… 完整的精神洗腦公式,是人類觀察狼群模仿而得的作法,還是人根本就有狼性,血液中天生具備與同類相互試煉的基因?!

 

 

與《動物農莊 Animal Farm》同為反映現實的寓言,《狼王夢》政治意味沒有前者濃厚,但在表現/諷喻人性方面,一樣地深刻沉重,狼群社會的上下階級區分,以及其中的勾心鬥角,每天新聞都讀得到類似報導。

 

 

即便我總把故事和現實重疊相較,不得不佩服作者對動物的瞭解,無論是習性行為,或是體感反應,像是觀看Discovery頻道般細膩,熱騰騰鹿血咕嚕飲下,四肢似乎都跟著暖和起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 剛剛同事走過我的位子,看到小說書名便問:

 

「這是瓊瑤的小說嗎?」

 

「诶,那是《六個夢》吧!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Carol卡蘿的床頭櫃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栞
  • 瓊瑤寫狼,想必是「鹿鮮熱豔紅,清澈的不帶一點雜質的血液,涔涔泌入紫嵐飢渴的嘴裡」之類的句子吧。(爆)
  • 喔?! 我以為她是寫....

    「不! 我不聽我不聽!!」
    「不不不! 妳非得聽我說! 我這滿腔愛意妳怎可以不聽? 妳一定得聽!」
    (呃....弄錯了, 這是馬景濤猛力搖晃女主角的台詞)

    Carol卡蘿 於 2008/10/26 04:26 回覆

  • 栞
  • 突然喚起了我以前看梅花三弄的記憶(爆)。
  • 突然喚起了我以前看庭院深深的記憶(大自爆).

    Carol卡蘿 於 2008/10/28 08:5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