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名:《黑色童話-枕頭人》

演出:仁信合作社

原作:《The PillowmanBY Martin McDonagh

導演:樊宗錡        文本翻譯:王俐文

演員:王宏元、張家禎、黃士勛、徐維廷、吳家瑋、陳曄瑩、李坤龍

地點: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

場次:2008118 230PM

 

 

如果要去看明年台南場演出者,別往下閱讀,感想多少有雷。



 

 

入場前還跟友人說,希望這齣戲別跟上次一樣,燈一暗屍體便拖出去,溫和低調到不行的謀殺現場,個人覺得不用太寫實,但屍體要準備好(奧客,搖頭)。 而這部《黑色童話- 枕頭人》算算,現場死掉有四個,血跡不少,乾屍一具,略微腐爛之活切腳趾五枚,外加作家黑暗到不行的童話作品中,為數眾多遭虐殺的小孩描寫… 很夠了,在這大雨的台北午後,仁信合作社成功地將我拖到人性暗黑最深處。

 

 

但並不難熬,原作者Martin McDonagh的風格本就又笑又懼,之前看《殺手沒有假期/In Bruges》亦是如此體驗。 此齣戲殘虐劇情夾雜讓人忍不住噗嗤的趣點,觀眾跟著大笑隨之驚恐,不似看正統虐殺片般反胃難過,諷刺台詞沖淡了劇中隱含的血腥暴力。

 

 

在這之前,我沒聽過仁信合作社這個劇團(恕我所知不足),但我相當訝異並欣賞這群演員的表演張力,眾人演出功力平均,不像看某些劇團會有高低落差,難得看戲能看得這麼順暢舒服。 大家都很會演,不過我印象最深刻還是扮演警探Tupolski那位演員,忽正忽邪,不論表情動作,輕易就能抓住觀眾目光,而他表現又是這麼輕鬆餘裕,不小心講錯台詞就像平常人一樣,補個「不是,是啞巴的小女孩…」,非常自然。 而被其他演員過度使力弄掉在地上的證物,還有潑灑到桌面的茶水,他邊整理回復原狀,同時不忘說出該說的台詞,當下不認為他是演員,我感覺他就是Tupolski

 

 

Michal演出也很有fu那個刻意剪的髮型,噗,好犧牲,但也可愛到不行。

 

 

劇本翻譯通順,各角色台詞相當本地口語化,幸好饒口怪異的外國用語沒跑出來亂,這又是觀賞本戲另一個驚喜。

 

 

舞台設計亦看出幕後的用心,擅用場地空間佈置到極致,雖然舞台不大,卻變化萬千。 特別是Katurian幼時牆上圖畫的改變,很細心地表現Katurian作品風格與心態之變異。

 

 

劇情內容有些不符現實,但既然是黑色戲劇,就不一一探究。 唯一讓我耿耿於懷的是:為什麼Michal要說謊? 明明按照《綠色小豬》犯案,卻偏說成《小耶穌》? Katurian已經那麼生氣難過,為何不道出真相,讓大家好過點?

 

讓大家好過點?……

 

難道Michel希望有人能阻止他,藉著Katurian雙手拉下幕簾結束事件? 又或是作者故弄玄虛,好讓劇情在最後更高潮起伏? (我承認這句有點機車)

 

 

誰的話都不能相信,連報紙的文字亦不可信,那麼,演員所說的台詞到底又有幾分真實?

 

 

 

 

想更進一步了解劇情內容與剖析,請移駕到栞的仁信合作社《黑色童話-枕頭人》

 

 

 

 

另,還有呂仁的隨意感想:馬丁.麥多納舞台劇《枕頭人》

 




 

 

* 感謝呂仁與栞揪團邀請,讓我能看到這麼有意思的演出。

 

* 而,最大的謎團還是,為什麼小八沒跟我們看同一場?(毆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