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行者.jpg  

 

片名:《送行者~禮儀師的樂章》おくりびと

導演:瀧田洋二郎        腳本:小林薰堂

演員:本木雅弘、山崎努、廣末涼子、余貴美子、吉行和子、峰岸徹

 

 

 

記得很久以前曾在雜誌讀過『納棺』的相關報導,不過該本雜誌取向較為腥羶露骨,所以重點內容放在處理遺體的各項程序,藉著細節描寫來吸引重口味讀者。由於描述得太過寫實(誇大?),讀的時候感覺很糟糕,而我對於所謂的『納棺師』之印象亦如雜誌刻意傳達般停留在陰沉暗穢的那一面。

 

 

 

電影《送行者》卻讓我改觀不少。

 

 

 

因為切入點與表現手法不同,《送行者》全片給我的感覺很明亮和煦,就像電影主角經歷過的季節交替,從一片銀白的雪景到暖暖陽光灑落初夏河岸,幾乎就是全然的純淨,難以和一般納棺工作內容有所聯想。

 

 

 

而這才是面對遺體的正確態度,不需要覺得骯髒穢氣,那只是靈魂離開後留下的『容器』。 用久了,難免容易弄髒腐壞,畢竟萬物總有化滅之日。 在最後的一刻將容器好好清理,不單是對往生者的尊重,更有對承載生命的軀體之敬意。

 

 

 

日本電影對於職業描寫別具特色,或許因為考據嚴謹,許多職業經由日本電影介紹看起來就很「引人入勝」。 如果平常就有在追日本戲劇的觀眾,《送行者》的拍攝手法與劇情鋪陳其實是有點眼熟的。 大概可以預期在什麼時候主角會有怎樣發展,甚至哀傷配樂何時奏起,劇情節奏與觀眾共鳴點抓得很精準。 這也沒什麼不好,功力夠至少有本事能讓全場觀眾一起大笑或同時落淚。

 

 

 

不少網友提到同場痛哭的觀影民眾年齡層相當廣,還很訝異隔壁觀眾看似硬漢竟然後來啜泣到不行。

 

 

 

我想,達到一定年齡層的觀眾經歷過的生老病死相對地多,更可能有直接與納棺師接觸的經驗,《送行者》包含幾場不同年紀的往生者納棺場面,很容易就被觸動淚腺開關。 除了憶起曾有過的葬禮體驗,最主要的還是想到親人往生的痛楚,那麼,不管外表多硬派,同樣具有感同身受進而痛哭的可能性。

 

 

 

能在戲院大哭一場也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* 人算不如天算(與本文無關)

 

* 主角太太後半段情緒轉折有點突兀,她的離開與返回似乎是遵循基本公式所做,而非劇情邏輯

 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Carol卡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